A084D2E0-6320-4CE5-87F1-A9CF26A9DBBF account:
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我的助手
 首页  党建工作  工会工作  纪检监察  精神文明  党员在线  文苑风景 
· 经典著作 · 重要文献 
· 理论研究 · 党史资料 
· 党纪法规 · 工会法规 
· 伟人风采 · 党建杂志 
· 调查研究 · 视频点播  

当前位置: 首页>>文苑风景>>正文
 
硅谷期权文化走向灭亡
2007-04-18 00:00 党群之声 党工委办公室
[摘要] 股票期权曾经是硅谷近乎神奇的货币,为思科系统和Sun电子计算机公司之类的公司取得巨大成就发挥了主要的作用。多年来,科技公司无需向员工支付多少现金,因为股票期权与公司的股价挂钩,价值很高。对员工而言,期权比现金更好,因为它提供的致富机会远远大于工资。期权激发了创造力,激励员工极度努力地工作,激励员工忠诚地为公司效力,以图回报。但是这种机制有赖于股市的上升。如今,美国股市正处于严重低迷状态,而科技股又是其中最大的输家。科技公司的员工们持有的数百万期权已经丧失其全部价值,而且很可能是一去不 复返,因为它们的执行价格已经远远高于股票本身的市场价格。由于科技股迅速反弹的希望十分渺茫,因此在此次30年以来最严重的股市暴跌中,硅谷喧啸一时的股票期权文化成了又一个牺牲品。20世纪90年代的股票期权文化已经死亡。   股票期权曾经是硅谷近乎神奇的货币,为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 Inc., CSCO, 简称:思科)和Sun电子计算机公司(Sun Microsystems Inc., SUNW, 又名:升阳微电脑)之类的公司取得巨大成就发挥了主要的作用。多年来,科技公司无需向员工支付多少现金,因为股票期权与公司的股价挂钩,价值很高。   对员工而言,期权比现金更好,因为它提供的致富机会远远大于工资。期权激发了创造力,激励员工极度努力地工作,激励员工忠诚地为公司效力,以图回报。   但是这种机制有赖于股市的上升。如今,美国股市正处于严重低迷状态,而科技股又是其中最大的输家。科技公司的员工们持有的数百万期权已经丧失其全部价值,而且很可能是一去不复返,因为它们的执行价格已经远远高于股票本身的市场价格。   由于科技股迅速反弹的希望十分渺茫,因此在此次30年以来最严重的股市暴跌中,硅谷喧啸一时的股票期权文化成了又一个牺牲品。Sun电子计算机公司前副总裁乔治.保利尼(George Paolini)说:“20世纪90年代的股票期权文化已经死亡。”   无论对雇主还是对员工而言,这一现象都意义深远。思科、Sun电子计算机公司、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之类的科技公司都严重倚赖于股票期权来支付薪酬,对于吸引和保留高级人才,这几乎是一种没有成本的方式。那时,员工都不愿意离开公司,因为他们经常持有新发的股票期权,这些期权代表著金钱,但当时还不能执行。退出公司就意味著丧失收益。但现在对科技公 司的员工来说,通过忠诚于公司从而致富的可能性已大大减少。   对科技公司来说,这是一种全新的情况,并可能令它们陷入困境。美银证券(Banc of America Securities)分析师鲍勃.奥斯特里恩(Bob Austrian)的一项研究表明,受公司高层大规模发放津贴的推动,2000年微软公司的员工以股票形式得到的薪酬平均为416,353美元。去年这一数字已直线下落到131,525美元,预计今年还将进一步下降。在微软工作了7年并于3年前离开公司的萨米尔.博达斯(Samir Bodas)说,“如果微软的股价仍徘徊在现在的水平,”那么在经济复苏创造出更多就业机会之际,“我认为微软有员工大量流失的风险。他们已经不再忠诚于公司了。”   这种动机上的变化所引发的令人不安的问题是,它会对美国科技奇迹产生何种影响。科技公司向员工支付薪酬的方式将越来越多地与其他行业一样:薪金支票。与股票期权不同,工资是一种支出,公司不得不从收益中将其扣除。在业务远不如两年前的情况下,公司当然不愿因此而进一步加剧负担。   科技公司的职员越来越像其他行业拿工资的员工一样,他们无疑仍对工作怀有热诚,但已不再愿为雇主玩命地冲锋陷阵。“人们已不那么积极主动,”去年离开思科的41岁的软件工程师乔.尤穆拉(Joe Uemura)说。“他们有些茫然……现在,许多人都无所事事。”不过,思科的高层管理人员称,尽管股票下跌,员工仍然非常积极。   在科技股崩盘之前,尤穆拉在自己的思科股票期权上赚了许多钱。1998年他加入思科时得到了期权,使他有权以每股约70美元的价格买进几千股思科股票,这是在思科股票分拆之前。思科的招聘人员按该股以往的辉煌表现推算,帮他计算了这些期权的潜在价值。   直到2000年,思科股票一直如尤穆拉所预期的那样在上涨。他在电脑萤幕上开了一个股市自动报价窗口,不时查看,兴奋地在几次分拆后重新计算著手中的持股数量。思科的市值曾达到5,000亿美元,一度使这家网络设备制造商成了世界上价值最高的公司。尤穆拉说,那时职员们开始怀疑,“(股价)还能再高多少?”   再也高不了了,后来的结果也正是如此。思科现在的市值略高于1,000亿美元。其股价比2000年3月的鼎盛时期下跌了82%。   思科最近的年度业绩报告显示,一半以上未执行的员工期权已“泡汤”,即执行价格已高于公开市场价格。在微软,2001年6月30日财政年度结束时,三分之一以上的期权已赔钱。在2001财年结束时,Sun电子计算机公司近60%期权的执行价格已高于实际股价。   在一些科技公司,股票价格的剧烈下跌已造成了新老员工之间的隔阂。在繁荣时期,即便是一个新员工,也可以期待著某一天看到像临桌老员工一样的大笔收益。可如今,在过去3年或4年间加入公司的许多人都没有从期权中得到一分钱,这就在公司内部形成了既得利益团体和一无所获团体之间的矛盾。   微软负责人力资源的副总裁迪波拉.威林汉姆(Deborah Willingham)承认员工之间确有差别。但她说,很少有人加入微软是以积累期权财富为唯一目的的。   在Sun电子计算机公司,高层管理人员说,进公司时间长的员工靠期权挣到了钱,而新员工没有这种机会,但这不能算是公司的错。   当然,微软、思科、Sun电子计算机公司之类的科技巨头并没有感到大量的员工流失。由于科技经济处于低潮,所以许多人感到有个工作已属幸运,而大公司又远比新兴公司要稳定得多。   如果说科技股的崩溃还有好的一面的话,那就是如今发放股票期权的执行价格已低了许多。因此,如果股票在10年左右的时间里,在期权可执行期间出现大幅度反弹的话,那么它们还是可以给员工带来可观的收益。   这就意味著期权仍可作为招聘员工的一个工具。但是,公司显然担心,他们在全盛时期为激励员工而大量使用的工具现在可能再也没有那么大的威力了。   科技公司在适应新的形势,在采取新的方式留住人才、招聘人才时,他们发现每种办法都会带来新的问题。如果他们增加薪酬的现金支付,公司的支出就会增加,这就会降低公司的收益,就有可能进一步拉低股价。最终,这会使更多的期权泡汤,从而陷入恶性循环。但如果降低现存期权的执行价格,这又意味著公司不得不把期权价值计为支出,从而损及收益并等于在向外部投资者发出负面消息。   因此,各家公司正在积极进行各种尝试,期望他们的业务和股价能够反弹。   一些科技公司已取消赔钱期权并以较低价格发行新的期权。这一行动面临著会计方面的障碍。尽管前几天可口可乐公司(Coca-Cola Co.)作出了高姿态,但大多数公司仍想避免把期权计入支出并从收入中扣除。这就意味著他们必须在取消原有期权后再等6个月才能发放新的期权。这一时间上的间隔会使员工情绪低下,使股价在中期内处于低迷状态。   朗讯科技(Lucent Technologies Inc., LU)4月份就宣布了这样一种期权互换计划。除高层管理人员之外,员工放弃了2.13亿股期权。他们将在11月获得1.23亿股新的期权。   但是,据泰德.拜尼斯基(Ted Buyniski)的人力资源谘询公司4月份对122家科技公司的调查显示,有三分之一的公司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以解决期权泡汤所产生的问题。拜尼斯基预计,当经济改善,就业岗位增多时,这些公司会发现它们不采取相应措施是“非常短视”的。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