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7F1E68-5A35-4A33-A9B0-0FDB8C81AE73 account:
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我的助手
 首页  党建工作  工会工作  纪检监察  精神文明  党员在线  文苑风景 
· 经典著作 · 重要文献 
· 理论研究 · 党史资料 
· 党纪法规 · 工会法规 
· 伟人风采 · 党建杂志 
· 调查研究 · 视频点播  

当前位置: 首页>>纪检监察>>文章推荐>>正文
 
“告不倒”市长的嚣张气焰从何而来
2013-08-22 10:30  
 
        去年2月14日,原贵州凯里市市长洪金洲在回应商人樊虎(化名)的举报警告时,异常淡定地说了句:“在贵州省范围内,能告倒我的人还没生出来。”
 
        告不倒的洪金洲已经被纪委带走调查,可从报道来看,洪金洲真还不是贵州省范围内的人告了就倒的。据说凯里市曾有官员举报过洪金洲的问题,但他三五天就能知道举报内容。而像樊虎这样的商人即便实名举报,给中纪委、贵州省委、纪委、检察院等部门写举报材料,最后省里的处理意见,也只是三次要求凯里市进行妥善解决,若凯里市真的动手“妥善解决”,我想也不用“三次要求”了。若不是刘铁男案发,洪金洲因为“进贡”给刘铁男100余万元,被供了出来,即便包括很多地产商在内的人上北京告他,说不定他的豪言壮语也不会这么快落空。
 
        洪金洲哪来的自信说能告倒他的人还没生出来?是不是出于对自己“能量”的坚信,“贵州省范围内”他已勾连好一张牢固的防御网,让举报者无法突破?还是出于对制度之网的不屑,再怎么举报他,他也能找到或撕破一个洞胜利逃出?或者是因为权力与金钱让他双重膨胀,觉得自己拥有的权力能恫吓举报者,自己拥有的金钱又能收买监督自己的权力?
 
        有人说食权者造福与加害的能力越强,权力收益就越大,我想还可以补充一条,那就是食权者“避祸”的能力越强,他挥舞权柄恣意妄为的胆子就越大。洪金洲作为地方一把手,又是一贯独断专行,真可谓“上级监督太远,下级监督太险,同级监督太难,纪委监督太软”,再加上贪官贪了钱毕竟要顾及退路,每每会拿出大量赃款供奉给上级的贪官,也会拿出一些利益去拉拢平级或下属的贪官,结成利益同盟,直至自我感觉在一定势力范围内已很安全。正因如此,一个贪官被擒,常常会有一窝贪官倒下。洪金洲被查后,凯里市的陈姓副市长、人大副主任、国土局局长等一批官员也被带走,分明是一场窝案。
 
        几年前被枪毙的“中国纪委书记第一贪”曾锦春,据传他曾自称“告不倒,查不倒,管不倒”。这个“三不倒”终于倒下后,在狱中曾反思称:“制度已经很多了,关键是加强制度的认真落实和执行。”他特别指出,要防止“300多条制度就像挂在墙上的月亮一样”。监督官员的制度一旦成了挂在墙上的装饰,洪金洲们自然会滋生出“告倒我的人还没生出来”的冲天“豪气”。
    
关闭窗口